写在岁尾:告别,总会不期而遇

人生,被时间层层包裹,好比是盛在琉璃盏里的美酒,还没来得及细斟慢酌,不知不觉,那酒就要见底了,那四溢的甘醇仿佛都印进了琉璃的光彩里。

回首,时光嫣然,流光碎影,雪月风花,高歌低吟,唏嘘慨叹,一一镌刻在光阴的壁上,等待着色,也等待褪色。

人生里的山光水色,向来是一曲起伏婉转的歌。

滑落的,哪一程不是不能再回返的华年?

人生又是一首散文诗。写多长都会有封句。戛然而止也好,意犹未尽也罢,总有一个标点帮你打住,替你作结。

结束,不必叹息,没有结束,怎么会有开始?

告别,总会不期而遇,不必挽留,没有告别,怎么会有再见?

虽然告别总是难于再见。告别,总是有些无法言说的眷恋,伤与痛,笑与泪,震颤着灵魂里,曾经的最真。舍不得放下,舍不得转身,但逝者如斯,最好的缅怀就是感恩,最大的回馈也是感恩,感恩他人,感恩自己。

明天总是值得期待。把昨天轻轻放下,掀开生活崭新的一页,写下快乐。

“这个世界,除了快乐,什么都不重要。”风雨会有,烦恼会有,黑夜会来临,但这一切刚刚好,都是为了让你会晤更明媚的自己。

遇到是非,沉默是金;遇到无聊,坚持不理;遇到乱麻,挥动快刀,然后听歌喝茶;遇到伤痛,交付时间,寻一处孤独,在文字里疗伤,在兰、菊里煮酒。

纠结在心底的,就让它释怀,如果做不到云淡风轻,就唯其宁静,封存在时间的一隅,暗香。如果不能完全做到真实、坦白,就用善真将世界里的坚硬变得柔软,祝福过去的相遇、分离,伤感与欢笑。“抱着满怀的花朵”,今天一定要比昨天快乐。

人很难做到不将就,不回头。世界的祥和,有时需要妥协。妥协而不失分寸,不失尊严,同样是一种明智的生存方式。逝去的美好有时需要我们回头去抚慰。回味不是沉溺,不可自拔,在芜杂纷扰的现实里,偶尔翻开一本老书,聆听一首老歌,又何尝不是悠悠人生里的一件乐事?

生命的过程里充满光和色,声和影,悲与喜,意外与无常。

我们只是一片叶,横渡时间之河流,竖越空间之旷野。

抓住身边、耳畔与眼前飞逝而去的每一分,每一秒,即是最好的存在。

生活原来如此美好,且需怀抱初心,在阳光的亮色里,在微风的清幽里,在花开的芳菲里,心无旁骛地,安守时光,优雅前行,活成最好的自己。

如此,“漫长的一生和一生,也只是,温存的花事。”

首页时政